破坏老公的升职大计,彭女士松了一口气
日期:2018-11-09 浏览

破坏老公的升职大计,彭女士松了一口气

更多招聘信息,请登录宜兴零距离人才网.http://rc.yx090.com/

01

 

彭曼打了人,才半天时间,几千人的大厂上下,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 

挨打的女人叫方希芸,是财务处的出纳,彭曼注意她很久了。

 

前阵子,厂里派驻一批员工去东欧某国做项目,彭曼的老公刘军借接洽之名,也跟着遛了一趟。财务处主任张姐,特意嘱托刘军带两盒巧克力回来。

 

刘军知道财务处女人多,就挑性价比合适的巧克力,一人送了个袖珍包。东西倒不贵,但这份心难得,姑娘们个个乐呵呵笑纳。

 

就胡蓉不要,还说:“刘主任,你给彭曼姐买了吗?她就好嘴上那口。”

 

“买了,买了。”刘军赶忙打哈哈。

 

胡蓉冷哼一声,懒得搭理。看见刘军拿着一兜巧克力进来,她就觉得不对。果不其然,他先给其他人分过东西,然后迅速递给方希云一个单独的盒子,包装显然比给别人的都精致,还大。

 

方希云是个张扬性子,第二天正上着班,忽然捧着敞开的巧克力盒,走到胡蓉跟前:“来,尝一个。”

 

胡蓉还没搭话,旁边的同事已在吧唧嘴,“希芸这个巧克力真不错,比刘军给咱买的好吃多了!你哪弄的啊?”

 

方希云妖娆一笑,媚眼横飞:“别人送的。”

 

她这一连串的表情动作,落在胡蓉眼里,都可以归结为一个字:骚!

 

至于方希云的巧克力是谁送的,办公室里的诸位心知肚明,看破不说破,吃了人家的嘴短嘛。

 

胡蓉却耐不住了,刘军的妻子彭曼,这回铁定又被蒙在鼓里了!不行,得汇报。

 


02

 

刘军这人,在厂里也算朵奇葩了。人人都知道他花哨,三天两头勾这个搭那个,特没正形。要不是家里有只河东狮坐镇,不定搞出多少风流事。

 

可在业务上,刘军却是骨干专家,每次遇到无人能解的技术难题,他一出手,药到病除。就这么邪性!

 

按说他们这种老厂子,个人生活作风成问题,很难混去领导层,但刘军却一路遇绿灯,节节攀升。别人还没法不服气,人家能力在那摆着,厂长特重视。

 

所以,去年刘军惹出件耐人寻味的桃色新闻,也不过被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,并没影响仕途。

 

那晚,刘军在办公室值班,丢了二十万元。二十万哪,比他夫妻俩一年工资加起来都多。起初是报了警,可查着查着,刘军偏说自己记糊涂了,钱没搁在办公室,拜托民警给销案。

 

坊间传言,刘军那班不是他一个人值的。看门的王大爷为这起八卦,透露出关键信息。

 

当晚十一点多,刘军在门口接了个叫翠翠的姑娘。他们厂里管的严,闲杂人等不得随便出入,除非由员工亲自接送,并登记个人信息。

 

翠翠填完表格,眼梢飞来一波娇媚,软软地招呼王大爷:“哥哥,你让我留电话,可要来找我呀!”王大爷臊得没眼看,不自觉笑成一朵波斯菊。

 

没多久,刘军就说办公室里的钱就丢了。

 

那个翠翠何许人也,猜也猜得到,但刘军偏改了口,不让查。其中的门门道道,厂里的人们捂着嘴传得欢眉笑眼。

 

“刘军堂堂一个大领导,这种便宜货都睡得下去。”

 

“再怎么着,总比家里那大油桶强。”

 

彭曼听得面红耳赤,恨不能把手撕包菜的功夫用到人身上。但这时候冒出头,不是给人添笑料吗?算求,忍吧!

 


03

 

彭曼刚看上刘军那会,已经在食堂掌勺。听说这小伙是外地来的大学生,不禁高看两眼。

 

他是瘦高个,架着四方的大眼镜,走路有点打飘,可怜兮兮的。年轻的彭曼没来由被激发出母爱,嘱咐窗口的姐们,同样价钱的一份菜,给他打得更多更好些。

 

那时候,仿佛全世界只有她心疼她,只有她认出他的好。就像无意中掘出一块稀世珍宝,全天下人都说是烂石头,只有她坚称是和氏璧。

 

这让她心底生出一股悲壮来。

 

婚后才发现,刘军这人贪财好色,藏得太深,不朝夕相处看不出。但因为怀才不遇,没条件想东想西,只能闷头精进手艺。

 

后来,刘军遇上厂长那伯乐,业务水平被捧到天上去,他整个人也跟着飘了,行径益发荒唐,见雌性动物就撩骚。

 

彭曼劝过,改不了。骂了,也打了,还是改不了。这恐怕就叫本性难移吧!彭曼没法子,索性由他去,只要不真干那事就成。

 

直到那场无疾而终的失窃案,让她心底着了慌。她虽恶心刘军买春,但更好奇那二十万块钱的来路。

 

彭曼在后厨干了这许多年,深知世上没白得的味道,一把盐是一把盐,一勺油是一勺油。你若什么调料都没放,却做出色香味俱全的菜肴,其中必有诈。

 

严刑逼供后,刘军跪在搓衣板上坦白,20万是厂长给的,那翠翠却真不认识,王大爷拨内线来说门口有人找,他去一看,只当是天上掉馅饼,忙不迭笑纳。

 

没成想,上趟卫生间的功夫,人没了,钱也没了。他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干哪!

 

刘军不敢去找翠翠。彭曼怕啥?方圆几十里的菜贩子都是信息网,轻轻巧巧找到人。彭曼寻去,两脚就踢出了真相。

 

买翠翠送给刘军的,正是厂长本人。他既想让刘军念着他的好,又不想真给钱。知道他好这口,索性送他个哑巴亏。刘军自然不敢让查,一来钱说不清,二来人说不清。

 

但厂长算差了一步,他不知道彭曼那么虎,这种事还纠缠。

 

能不纠缠吗?彭曼一辈子做人清清白白,跟小葱拌豆腐似的,怎甘心惹上一身骚?

 

再者说了,她可不想刘军粘犯法的事。人穷不可怕,就怕富得不明不白,昧良心。弄清楚钱的来龙去脉,她才能睡踏实。

 


04

 

彭曼处理整件事,没惊动食堂以外的人,怕给刘军招黑。结果,外人反以为她是受气包。

 

谁也没料到,这回,当绯闻女主角变成财务处的方希云,彭曼不忍了,还用自己的铁拳,打飞了刘军差点升上去的副厂长。

 

那天,刘军正跟方希云吃饭,俩人头挨着头,叽叽咕咕说一阵,嘻嘻哈哈笑一阵,正聊得欢实,彭曼突然出现了。

 

她常年在单位食堂抡大勺,厨艺虽一般化,但体力了得,加之虎背熊腰大高个,一把就将瘦瘦弱弱的方希云从座位上拎起来,像拎小鸡仔似的。

 

“让你这狐媚子勾我男人!”她边说着话,边“啪”一巴掌打在方希云左脸上。后者赶忙抬手去捂,右脸又挨了一巴掌。

 

就这样左右开弓打了十几下,方希云鬼哭狼嚎,头发混着眼泪鼻涕,糊了一脸,彭曼还是没停手的意思。

 

刘军颤巍巍抱住老婆的水桶腰,哀求道:“老婆大人,求求你手下留情吧,别把自己气坏了!”

 

彭曼余怒未消,身子下沉,双腿扎出稳健的马步,两胳膊稍一用力,就把饭桌给掀了个底朝天。

 

桌子临着玻璃墙,只听一片脆响,一整面大玻璃如被浇上热水的冰块,裂成了蜘蛛网。

 

这么大动静,终于把彭曼胸中的恶气给吓退了。

 

饭店就坐落在厂区家属院门口,老板从前也是厂里的员工,一家三代盘根错节,都脱不开厂里的关系。

 

彭曼闹这么一出,赔钱自是少不了,还把老公刘军连累了。首先方希云就放不下,找到厂领导跟前,哭着闹着说彭曼侮辱她人格,伤害她身心,领导要不出面主持公道,她就要去报警。

 

厂领导左右为难。这管吧,毕竟是下属家事,手不好伸太长。不管吧,影响确实恶劣。后来,厂里开会决定,为表惩戒,扣除彭曼和刘军当月奖金。

 

本来方希云也在处罚之列,但财务处主任张姐护犊子,说方希云是受害者,不该给她雪上加霜。

 


05

 

彭曼听胡蓉报告了这情况,闷头闯进张姐办公室,开口就骂:“你个不要脸的老婊子!自己勾引别家男人,还养小婊子干这勾当,真以为大大小小的龌龊事,你都能睡过去?告诉你,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!”

 

张姐一句话没说,脸却比哭还难看。人人都知道,张姐老公去世得早,她二婚嫁给了离异的副厂长。有传言说,俩人从前就有一腿,还都是在婚内。

 

可私下里八卦,谁也没实锤,更不敢在张姐面前吐露半点意思。彭曼这二百五,没影儿的事也摆到台面上叫嚣,不上赶着得罪人么。

 

胡蓉也傻了眼。这老姐姐做事真是不过脑子了,她只不过给学了几句,怎么就闹成这样。可要说后悔,呵,她当然不。

 

辱骂厂领导,造成恶劣影响,刘军升任副厂长的任命书还没来得及签字,就被厂长压在了一摞文件的最底层。

 

从此以后,人们都不再管彭曼叫彭曼了,叫彭二。

 

损失了一大笔钱,又败坏了丈夫的前程,彭曼自己也认下了“泼妇”、“母老虎”之类的称号。

 

嘴长在别人身上,能管得住么?自己心里亮清,比啥都强。

 


06

 

其实,她能做出这些事,不是因为蛮勇,而是因为害怕。

 

自打有消息说刘军即将升任副厂长,彭曼身边就多了很多“好朋友”。其中有一位,是财务处的胡蓉。

 

她三天两头来套近乎,跟她称姐道妹,今天送袋毛栗子,明天送条花丝巾,太不正常。

 

彭曼原本想,她可能也是提前攀附领导来的。后厨负责采买的小山说不可能,胡蓉是财务处主任张姐的心腹,很得重用。那么,此事必有蹊跷。

 

彭曼一面假意和胡蓉亲近,一面暗中打听财务处的情况。这才知道,张姐的心腹有两个,号称左膀右臂,除了胡蓉,还有一个叫方希云。

 

张姐的丈夫是副厂长,多年与厂长不睦,几乎是公开的。而刘军从一开始,就始终站在厂长那队,此次提拔,据说也是厂长力荐。

 

为缕清这些关系,耿直的彭曼想破了头。她就闹不明白,厂里效益都那样了,一个个有知识有能力的,成天不干正经事,偏要斗得跟后宫似的,不累吗?

 

还是他们食堂好,一个个吃得白白胖胖,见天价乐乐呵呵。这才叫生活嘛!

 

刘军从前几次三番想调彭曼的岗,领导家属嘛,嫌不好看。彭曼才不。办公室里的勾心斗角,她弄不了。

 

比如,胡蓉三天两头给彭曼汇报,老刘又跟方希云腻歪上了,方希云又给老刘抛媚眼了……瞅瞅,俩人就在一间办公室头对头坐着。

 

彭曼看得懂,这俩女人都没安好心,谁能把刘军这热馍馍踩进泥泞里,让出张姐老公的仕途财路,谁就能在张姐跟前立下头功,成为真正的自己人。

 

方希云使的是美人计,胡蓉就顺势耍了连环计——将计就计,借刀杀人!

 

她们以为彭曼鲁莽粗苯,定然猜不出各自的鬼胎。但,食堂能满足全厂人的胃,怎能读不懂他们的心?

 

大闹一场之后,彭曼就把胡蓉给她打小报告的信息,全部截图发给了方希云。她们不是爱撕爱咬么?自己俩一边玩去!彭曼不想为这些破事操心。

 

她只想吃得白白胖胖,穿得暖暖和和,拦在刘军步步高升的路上,拖住他的后腿,让他慢一点、稳一点、扎实一点。哪怕平平淡淡做对烟火夫妻,也挺好的。

更多招聘信息,请登录宜兴零距离人才网.http://rc.yx090.com/